社会心理学的奠基之作《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成书于1985年,到今天被翻译成了20多种语言。
作者古斯塔夫 . 勒庞, 1841年出生在法国。一开始是学医的,直到43岁是,才开始研究社会心理学。由于思想太过激进和颠覆,引发了当时学界的不满,遭到业界人士排挤。于是成为了一位独立研究者,正因如此,才有了本文大白要分享给大家的这本《乌合之众》。

社会心理学的奠基之作《乌合之众》

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下面大就给大家分享一些《乌合之众》的一些观点;

 

群体的智慧是丧失理智的,群体的力量就是暴力

“众人石材火焰高”,“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们自古以来信心正确的话,直接被勒庞给推翻了。

勒庞说:“群体的智慧表现出来的是丧失理智,而群体的力量表现出来的则是赤裸裸的暴力。当人们有了相同的心理诉求之后,就会形成群体。当个体加入群体之后,自己的独立意识便会消失,完全的随大流,智力极速下降,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只能接受简单理想化的主张。

个人单独存在的时候拥有清醒的意识,他当然是一个温和的有教养的,对自己的性格缺点有基本的认知,是个能够约束自己语言行为的文明人,但当他沦为群体一员的时候,就立即退化成了原始人。

 

群体的定义,勒庞眼中的群体

只要是一群人凑在一起就是群体吗?不是的,像是在广场上闲逛的人群,虽然在空间上聚集在了一起,但是他们并没有共同的心诉求。但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喊一声:“地震了,赶紧跑。”所有人都开始往空地上跑,这一瞬间,人们有了一样的自保心理,群体就形成了。不禁让我想起了,很多公司,虽然有很多能力很强的人,但是各做各的,完全没有沟通,没有配合,算不上群体。 

拥有相同的心里诉求就是群体的定义。即使空间上没有聚集在一起是可以形成群体的,如明星粉丝团,股民,淘宝的大小卖家和买家,当下正在浏览大白博客的可爱的伙伴们等。

在个体进入群之后,个人意识会被群体心理所代替。群体的整体表现与个人的表现完全不同,加入群体后个人将会变的毫无意识,智力泯灭。 

人们自诩理性的力量,彻底被无意识所支配。因为在生活中理性所起到的作用其实是非常有限的,我们自以为能够理性的掌握自己的一举一动,但是事实上我们大部分人行为都是感性的。事后总结是一时冲动,但是再来一次还是犯同样的错误。曾有一位获得诺贝科学奖的科学家调查说得,人们60%的关键决定都是出于直觉。

在漫长的人类演化过程中,我们都是群居生活的。群体代表着一种天然的正义的力量,对我们祖先来说群体即是正义,少数服从多数是我们刻在骨子里的东西,直到今天仍如是。当我们一个人的时候,约束我们行为的有自尊,法律,道德等。可加入群体后,这些约束就显得苍白无力,真正能出淤泥而不染的人何其之少,反倒法不则则众却成了至理名言。所以,群体表现出来的,就是最为原始的本能表达和情感宣泄。 

 

勒庞总结了群体中个人智力泯灭的四个阶段,

  • 自我意识模糊;
  • 独立思考能力下降;
  • 判读力于逻辑被暗示和传染导向同一方向;
  • 残存的智力被彻底摧毁。

而且这种本能的宣泄极其容易传播开来,相互传染,相互暗示由于我们想要在群体中获得认同感和力量,先决条件是需要能够感受同伴的想法和情绪。  

 

精英能否独醒

 ”难道就不会有几个睿智而理性的人不受传染和暗示的影响吗?” 勒庞的回答是:即使是精英,在群体当中也难以避免被无意识支配,也依然难逃沦为乌合之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群体能消灭个人的独立意思和独立思考能力。在进入群体之后,我们表现出了的都是一样的平庸和愚蠢,精英理性的智慧肯定会被愚蠢的洪流所淹没。

勒庞铁口直断:在群众当中根本不存在理性的人。一个生物确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构成他的生物细胞确完全无法理解。

  

群体的极端,固执,一万头牛都拉不回来 

群体屈服于种种的原始的冲动,这些冲动都趋于某个极端,而且极为强烈。都不用说什么个人利益了,就连生死安慰也难以和群体的原始冲动相提并论。典型的例子就是,被传销洗脑的人们,信奉邪教的人们,还有二战时间的人本鬼子… 对于群体而言,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期间变化简直可以说是如行云流水般的自然。他们不承认障碍的存在,不承认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存在隔阂,而试图向他们说明这种障碍的人甚至会被视为障碍本身而被摧毁。 理性的个人是可以接受不同意见,可以接受矛盾,知晓阴阳平衡,大多数事情都是有利有弊;但是群体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对于不同意见,他们要么是全盘接受,要么是群盘否定。在群体的心中,只有绝对的真理和绝对谬论。   

群体没有理性的思维过程,他们习惯于形象思维,虚构的因素对他们的影响,比现实的影响要大,他们明显对着二者不加分辨。  群体所能接受的观点,必须是绝对的,毫不妥协的,不容置疑的,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必须是简单而且明了的。

 

群体的想像力

当智力泯灭后,群体的想像力将变得机及其丰富。在常人看来不合理,不符合逻辑的事情,在群体中可能会变得非常笃定。   

 

群体对强权的欲望

群众是渴望强权的,人们总是对强权俯首帖耳,却很少为仁慈心肠所动,在他们看来,仁慈只不过是软弱的代名词。群众不会听命于温和,他们只向欺压自己的暴君低头。而当专制者失去权力后,群体又会在转瞬之间践踏倒下的专制者。而当权力断断续续的时候,群体的表现则反复无常,时而无法无法,时而卑躬屈膝。   

 

群体的保守本能

群体常常都呼吁变革,看上去群体是期望改变的,但其实他们的本质确实非常的保守。别看群众表现出超常的暴力倾向和破坏力,但其实这种反叛和破坏行为总是十分短暂。就如同哭闹的幼童,只要对他们撒手不管,他们很快就会对自己造成的混乱感到厌倦。   

 

群体的谎言

大家都相信一件荒谬的事,不是因为所有人都要故意撒谎,而是进入群体的个体,在智力下降的同事。一旦有一个人相信了谎言,然后一传十,十传百,谎言重复一万就变成了真理。

因此勒庞的结论是:群体的证词是极不靠谱的,被越多人证明的事情,往往错误的越离谱。

 

 决定群体行为的底层代码到底是什么?

勒庞为我们总结了两大因素,分别是间接因素和直接因素。

所谓间接因素就是一些观念的长期影响和思想的长期沉淀,所以这个间接因素可以理解为长期因素。

  • 第一个长期因素是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特点,这个特点形成了各自的民族性格。每个民族文明当中的一切成分,都是民族性格的一种外在表现。民族性格具有强大的力量,是不会轻易被改变的。
  • 第二个长期因素是传统,一个民族过去的观念、欲望和感情构成了自己的传统。今天我们看到各个民族所表现出来的不同信仰、制度和文化,实际上都是过去岁月里已经形成的一种惯性,这种惯性将继续影响着这个民族的未来。
  • 第三个长期因素是时间,时间是世界万物的真正创造者,同时,它也是世间万物的唯一毁灭者。传统的形成,民族性格的养成当然需要依靠时间的积累。所以民族、传统和时间这三个决定群体行为的长期因素是相互紧密联系在一起了。

 

而与直接因素相对的直接因素,也就是短期因素,很像我们常说的导火索。

  • 第一跟导火索: 形象

群体惯用形象思维,很容易被鲜明的形象所打动。经过一番艺术处理的形象,就具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在群众的心中激起可怕的风暴。面对群体,任何的说理和论证,都无法战胜那些鲜明的形象。

  • 第二跟导火索:口号

民众会把自己潜意识的希望,寄托到一些似是而非的口号上。比如说民主、自由、平等之类的。他们的含义其实极其模糊,却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仿佛他就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

无论是统治者还是企业领导者,一定要懂的遣词造句,创造口号。

  • 第三根导火索:幻象

自从有了文明,群体就一直被自己的幻想所包围着。从对自然的敬畏,到对神灵的崇拜,再到后来不相信超自然力量,而把注意力集中到人文科学领域,无数人的人生价值观被再次诠释,于是哲学的幻象成了一个时代的风潮。不论哪一种幻象,都拥有者牢不可破而又至高无上的力量。

有句话说的很准确:“人类并非是一种理性动物,偶尔去感动。人类本质是一种感性动物,偶尔才会去思考。”我们自己当然理性才是好东西,但其实群众并不欢迎理性,而且推动文明进步的主要东西也并非是理性。

 

群体领袖养成手册

  • 极端的人容易成为领袖

领袖的出现可以说一种必然,因为这是群体的本能。勒庞总结领袖需要具备的超凡特质,不是学富五车,聪慧过人,或者深谋远虑,都不是,而是极端。

在那些容易兴奋的,半癫狂的,神经有毛病的以及处于疯子边缘的人中,特别容易诞生领袖。疯子于天才中间只有一线之隔,这样极端的人格造就了极端的成功。

  • 领袖的特质:信仰与意志力

极端的人容易成为领袖,一方面是极端的人会拥有坚定的信仰,而凡是能打动群众灵魂的人,无不拥有狂热的信仰。另一方面,是极端的人拥有无比强大的意志力。极端的人所具备的持久的意志力,是一种极为强大和罕见的品质。勒庞说没有任何人,包括自然和上帝都无法阻止他们的步伐。

  • 领袖的动员手段:断言、重复、传染

首先说断言,就是观点一定要以最简洁有力的断言的方式呈现出来,笃定能够成功。像是也许、大概、可能、应该、我个人认为,都应该去掉。群众不喜欢推理和证明,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越是言之凿凿,越是不容置疑,就越有威力。

重要的话三遍,重复是最重要的修辞手法。就算是谎言,被重复了一千次之后也会变成真理。断言在不断重复之后,就会在群体的头脑中生根,使人们把它当做真理接受下来。

有了断言和重复的铺垫之后,病毒般的传染就会开始发挥作用,最终会成为整个群体的共同认知。传染则源于模仿,而因为我们大脑中镜像神经元的存在,使得模仿就一种天性。

  • 个人影响力

当一个人得观念在经过断言、重复、传染而被普及之后,他会因为环境而获得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就是影响力。勒庞认为个人的名望和影响力是比财富更加诱人的东西。

成功就是通向名望的最重要阶梯,而成功者一旦失败,名望也就随之消失。英雄一旦落败,昨天还爱戴他的那些人立马就会倒戈相向出手践踏。因为人们要为自己曾经向一个已经不复存在的权威点头哈腰而进行报复…

 

《乌合之众》就分享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发布者:美我伊 - 大白
转载请注明出处“美我伊 ”https://www.miwoi.net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